云商智慧物流:做最智慧的数字供应链生态运营商

云商智慧物流的愿景,就是“链接三网汇聚四流”――做最智慧的数字供应链生态运营商。作为云商智慧物流总裁,程丹对智慧物流有着怎样的体悟?云商智慧物流隶属于海航现代物流,是如何利用海航的优势发展智慧物流的?请看本刊记者对云商智慧物流有限公司总裁程丹的专访。

商智慧物流有限公司总裁程丹

科技+物流会带来什么?

作为深耕物流行业多年的专业人士,云商智慧物流总裁程丹认为,现在业内都在谈智慧物流、科技+物流、物流4.0,但物流结合科技究竟会带来什么样的物流体验呢?这体现在两大维度,一是我们为企业客户带来什么?第二是给我们消费者带来什么?

程丹举了个直观的例子,把美国的波士顿大龙虾引入中国送到北京最终消费者的餐桌上,以产业链的角度来看,从生产商到中国消费者过程当中经历数个阶段。首先就需要供应商所在地的物流运输,就是怎么样从供应商的这个产地或仓库里面到达当地的机场或港口,中间这一段运输的过程怎样做。第二段过程更多跟数字化相关。到机场或港口以后同步的需要去报关报检,就是所在国家一系列出口的过程。当那个国家放行以后,飞机运输从美国到我们中国某个地方,比如到西安或者是到上海后还需要做什么?来到中国以后,我们这边的进口流程,关、检、税、汇都是需要打交道的,已经不仅仅是一个地面物流或者航空物流可以解决的,它还有一系列数字化的过程在中间起作用。当这些流程走完以后才会涉及到说我从西安或上海到北京怎么做,这中间有可能是航空,也有可能是比较快的干线运输。当到达北京以后,还有最后一公里的配送过程。所以说看起来我们的目标是24小时之内就希望龙虾从波士顿到了我的餐盘中,但是中间实际上需要的过程是特别多的。这里面如果航空和地面不能结合起来,如果实体物流和关、检、税、汇的报关、通关的流程不能结合起来,有一步卡住了,时间必然延后。这就要靠科技力量来起作用了。

科技在这个过程中能够解决很多问题,比如说加快整个供应链全链条流转,可使我们的效率达到更大提升,或者成本得到更多降低,最终让消费者获得相应的实惠,通过这样一个大龙虾从生产者到消费者过程中的链条来看,我们就是为这样一些企业或者个人服务的,这个链条很长,可能还包括金融服务,比如中间产生了一些保理或者保险等等跟金融相关的方面,所以说涉及到很多领域。

海平线“链接三网汇聚四流”

作为海航布局物流4.0的战略性举措,海航现代物流集团于2017年5月在西安正式成立。为什么选择西安?此前海航现代物流董事长张伟亮曾表示,有两个原因:第一个,西安是“一带一路”内陆新起点;第二个,西安是中国地理位置的中心,特别适合来做大中国物流的枢纽,海航希望将西安打造成东方的“孟菲斯”。

FedEx在孟菲斯拥有600多架货机,而对海航现代物流来说,除了自有货机之外,海航700多架客机的腹舱资源也是为其所用,除了装乘客的行李之外还可以往里面装货。但是这架飞机可以装多少货?又如何知道这架飞机带的行李有多少?而且飞机装货和载人的时候其实是需要平衡的,否则上天以后就会出问题了。程丹表示,这里面有特别多的算法需要去做,这其实也是科技+物流的范畴。

对中国的物流企业来说,真正跟飞机相关的“天网”其实是很难建立的,因为大多数企业是没有飞机的。有飞机是我们的优势,但是怎么样把飞机经营好?菜鸟经常讲他们要打造“天网”,我们也有“天网”,但菜鸟的天网是指互联网、数字网,我们的“天网”真的是天上的网,这是我们跟它们的区别,这就需要有技术、算法、科技来支持。海航现代物流集团资产2200亿元,希望未来围绕数字经济能够给中国的物流行业发展插上腾飞的翅膀。

海航集团在前期还收购了一家叫Swissport的公司,它在全球48个国家、270多家机场,为约700家航空公司客户提供机场地面和货运服务。海航通过资源整合打造出高价值门槛的“天网+地网”物流实体体系。最终“天网+地网”靠什么连接?程丹表示,要靠“数字网”,这个数字网就是云商智慧物流重点打造的海平线物流4.0平台。

作为物流4.0业务数字化载体,海平线从货、工具、位置等物流元素出发,通过整合打通海航集团资源,实现业务的串联和创新,成为集团整体能力输出的平台。前不久在海航集团与天津市政府战略合作仪式上,海平线平台已正式发布。目前海平线平台已经围绕着供应链不同场景打造了智慧口岸、航空货运、供应链金融云、智运、供应链云、综合支付解决方案等多个业务产品,形成“四流合一”生态体系,让全球客户共享海航强大的航空货运、机场、仓储、物流金融等现代物流服务。